登錄×
電子郵件/用户名
密碼
記住我
宗教

網絡技術推動教會變革

新冠疫情中,有些教會通過互聯網吸引了全美國甚至全世界的教徒,其餘教會的生存狀況則變得更加艱難。

《聖經》中的《利未記》(The Book of Leviticus)曾經是每一個拉比(rabbi)的噩夢,喬舒亞•斯坦頓(Joshua Stanton)如是評論道——今年,他在自己的卧室裏主持了太多次葬禮儀式,他正試圖為這樣的一年尋找一些積極的意義。在21世紀講授有關麻風病的聖經篇章是一個挑戰,但“當下突然之間它引起了人們的共鳴”。

一場現代瘟疫迫使斯坦頓拉比通過Zoom主持9月的大部分猶太新年(Rosh Hashana)和贖罪日(Yom Kippur)儀式。但是,“喬希拉比”(Rabbi Josh)——在他服務的改革派教會、位於曼哈頓的東端教堂(East End Temple),人們都這樣稱呼他——認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狀病毒病)為他所説的宗教行當帶來了更大的劇變。他宣告道:“宗教正面臨着‘審判日’(day of judgement)。”他指出美國許多猶太教堂和基督教堂都有財務崩潰的風險——儘管人們對精神安慰的需求正在激增。

教堂裏的長椅空蕩蕩,意味着捐款盤同樣空空如也。超過8.8萬個宗教組織已收到美國政府“薪酬保護計劃”(Paycheck Protection Program)的援助貸款。然而,有估計稱,美國五分之一的宗教場所可能無法撐過未來18個月。

斯坦頓拉比説了一句已在商界成為老生常談的話,即瘟疫讓已有的趨勢加速了十年。在宗教領域,這些趨勢原本就不樂觀。在並不久遠的1999年,有70%的美國人屬於某一個基督教會或猶太教會。去年,這樣的人只有略低於半數。十年之內,認為自己屬於無神論、不可知論或“沒有什麼宗教信仰”的美國人從17%上升至26%。

斯坦頓拉比認為,太多宗教機構忽略了它們社區內不斷演變的需求。他表示:“人們嚮往靈性的生活,渴望有一個思考的場所,但提到宗教場所,他們聯想到的是物質,是虛偽,是對生活的乏味映照。”

曼哈頓上西區的羅德夫•肖洛姆教會(Congregation Rodeph Sholom)的本傑明•斯普拉特(Benjamin Spratt)拉比贊同道,基督教堂和猶太教堂已失去了它們曾擁有的對美國人靈性生活的壟斷,造成“到處都在販賣他們製造的意義”。他認為,瑜伽課、冥想app和迅速增長的保健行業都是精神需求和宗教供應不匹配的證據。

但是斯普拉特拉比和斯坦頓拉比表示,允許落伍的機構凋敝正是復興靈性生活所需要的。這會為能更好迴應當下的機構讓路——英國前首席拉比喬納森•薩克斯(Jonathan Sacks)把當下稱為“宗教團體的生死攸關時刻”。

他們指出,最近6個月內,參加虛擬宗教儀式的人數有所增加,同時,更多的人在尋找自己能夠認同的情感出口,而不受教會的地理位置所限。一份報告發現,三分之一參加宗教活動的美國基督徒在疫情早期“不斷地更換教堂”。

斯坦頓拉比的教會現在擁有來自舊金山和西雅圖的常客,而斯普拉特拉比已與遠在佛羅里達州和愛爾蘭的教眾進行了對話。

斯坦頓拉比表示,新冠疫情在宗教界造成了“贏者通吃市場”,即數十座宗教場所吸引了全美國或全世界的教徒,而其他宗教場所的生存狀況變得更艱難。這與互聯網經濟對報紙和其他行業造成的衝擊類似。

根據疫情期間的行為做推斷是有風險的,但是,假如兩位拉比的説法正確,那麼美國的宗教可能處在一場變化的邊緣,這是自1960年代以來由技術引發的最大變化——1960年代美國放鬆對廣播網絡的監管,為葛培理(Billy Graham)和老傑裏•福爾韋爾(Jerry Falwell Sr)等電視福音佈道者提供了全國性的講壇。

但如今尋求信仰的人尋找的是一些不同的東西。斯坦頓拉比表示:“在技術劇變、社會動盪的時代,人們正在尋找原真性。他們希望看到的不是華麗的服裝和梳得光亮的頭髮——他們也不止期望看到較年長的白人男性而已。”

如今的宗教場所面臨壓力,要為人們提供謙遜、透明和“有活力的對話”,不能認為只把傳統產品轉移到網上就足夠了。斯普拉特拉比指出,畢竟,“我們無法和Disney+上的《漢密爾頓》(Hamilton)競爭”。

譯者/何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説》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户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